广州复大医院徐克成癌症康复谈:治疗肺癌,却白挨一刀?

作者:见文 来源:医药招商网 2020-05-09 09:16:15 0 0

  【导语】癌症治疗的硬道理是患者活下来,活得有质量。在《癌症康复谈》篇中,徐克成将讲述“4绝对”故事:这些患者患的“绝对”是恶性肿瘤(癌症或肉瘤),已经“绝对”没有好办法治疗,不采取特殊治疗,“绝对”活不下来,但最后,他们“绝对”活下来了,至少获得明显改善。他们都是践行“中国式控癌”的贡献者。

  每个故事都是有名有姓(除非患者不同意披露),有地点、电话、微信。必要时,可以查核。

 

  第32谈:氢分子治癌故事(2):她患肺癌,却“白”挨一刀

 

  广州到台北是那么近。2018年3月5日上午乘上南航飞机,不到2小时就降落在桃园机场。走出机门没有多远,上海美公司张总监迎接徐克成。他乘东航从上海而来,从另一个航站楼特地赶来接徐克成。美林先生和上海同济大学王博士,在出口迎接。

 

  坐上汽车后,林先生兴奋地说他昨天结伴数名同学,前往一个空气洁净如洗的生态度假村。结伴同行的一位女性,是林先生的同学,患了肺癌,一度失去生存希望,现在特别活跃和健康。看着林先生讲话神情,徐克成猜想这位同学的健康肯定与他研究的氢分子有关。

 

  当晚,在台北圆山饭店一间以红色为主色调的包厢,林先生请来了几位台湾著名医学专家陪徐克成进餐。刘会平教授是林口长庚医院副院长、著名胸外科专家。他向徐克成展示广州复大医院牛立志博士的微信。打开视频,牛立志兴奋地与刘院长打招呼。牛博士称赞刘院长是海峡两岸胸腔镜外科开创人。林先生说,刘院长善于创新,对氢分子的热衷几到“痴迷”。这一番介绍,马上消除了大家相互间陌生感,也找到共同话题。大家自然聊起了一些“氢气治癌”的故事,最神奇的是长庚医院一位肺癌病人,经过“吸氢+放化疗”,最后“白挨一刀”。

 

  林先生说,“白挨一刀”的患者就是他那“特别活跃和健康”的同学。第二天,我们在台大医院附近的“氢分子体验区”见到她。

 

  女士叫钟玉娇,54岁。2016年10月感到胸部不适、干咳,呼吸时有些憋气。10月27日,她去林口长庚医院作PET-CT检查,发现右中肺有4厘米大小占位性病变,标准摄取值(SUV)高达18.57,肿瘤与心包连在一起,纵隔淋巴结有转移。她接受了支气管镜检查,发现她的右中肺叶支气管被肿瘤阻塞。在局部取了活检,病理检查显示非小细胞性肺癌,又做了免疫组化染色,显示为鳞状细胞癌,再查基因,未见突变。

 

 

  2016年10月27日林口长庚医院PET-CT:(影像号16AT33F000064):右中肺肿块,伴肺门侵犯;区域淋巴结右肺门淋巴结N1受累[10R](SUV18.57,score 4)[SUV(standard uptake value)即标准摄取值,超过2.5,提示恶性肿瘤,2~2.5为临界病变,小于2,可能为炎症或良性肿瘤]

 

  2016年10月19日林口长庚支气管镜检查(16AK313000037):支气管黏膜水肿,右中肺叶支气管被肿块阻塞。右肺中叶经支气管活检(病理检查号28000-A-M80703):非小细胞性肺癌;免疫组化研究:p40(+)、TTF-1(8G7G3/1)(-),提示鳞状细胞癌

 

  2016年10月19日林口长庚医院支气管镜检查图片,肿瘤阻塞于支气管内

 

  林口长庚医院是台湾数一数二的医院,刘院长这样的专家都为难了,她还能找谁呢?回到家,钟女士心里像装了铁似的,沮丧、愁肠百结、失望。她没有将实情告诉家人。但她尚年轻,上有老下有小,她不想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。

 

  同窗几戴,友情常在。远在上海的同学林先生知道了钟女士患了肿瘤,立马飞回台湾,同时送去他正在研制的“氢氧雾化机”。他对钟女士说:“不管医生给你什么治疗,按刘院长建议,先吸吸氢吧,不花钱,也无害处。”

 

  钟女士每天吸氢至少4小时,口服纳米蕈早晚各3包。2017年1月13日,钟女士去林口长庚医院复诊,又接受PET-CT检查。几天后,她诚惶诚恐地去看结果。接诊的医生反复看检查结果,又打量钟女士,停了几分钟,问她:“你仅仅做过放射疗法吗?”他问得很慢,很认真。

 

  “是呀。”钟女士有些慌了,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:莫非病加重,活不下去了?

 

  “你的肺部已经没有肿瘤了。这几乎是不可能的。”医生讲得很严肃,似乎他也不相信自己,叫她看临床科。

  2017年1月13日林口长庚PET-CT(影像号171D33F000020):右中肺SUV1.9,score2。区域淋巴结N1、2和3均未显示(score0)。右上肺有小结节(SUV2.6,score2)。与2016年10月27日的报告相比,右中肺原先的损害看来已不明显,虽然右上肺结节是新的

 

  她去看呼吸内科和外科。医生们一起会诊,告诉她:准备为她手术。她问既然没有肿瘤了,为什么要开刀?医生说:他们不相信,因为这几乎没有先例。需要手术切除下来看看。一位看上去年资较高的医生拍拍她的肩,说:“你的病是很恶性的肺癌,不开刀,大家都不放心。”

 

  手术后,医生告诉她:右肺上肺和中叶都切除了,淋巴结也切除了,但肿瘤没有找到。到底有没有癌肿,要等病理切片报告,毕竟,病理是“金标准”。

 

  摘自林口长庚医院手术纪录。图为手术纪录书上肺切除示意图

 

  12天后,2017年3月7日,病理出来了:没有看见肿瘤。

 

  2017年3月7日林口长庚病理报告(S2017-012308):收到组织:右上肺叶,两块肺组织,切片。在镜下见异物巨细胞和反应性机化性肺炎。未见肿瘤存在。

 

  3月6日上午,钟女士见到徐克成一行,显得特别高兴。徐克成问她:“白挨一刀,后悔吗?”

 

  “有点。但能为你们的‘中国式控癌’作贡献,值得!”她拉住我的手,“徐教授,我认真看了你和汤钊猷院士写的《践行中国式控癌》呀!太了不起了!”钟女士的讲话充满感恩。

 

  徐克成送给她一本3年前编著的书《与癌共存》,签上我的名字。她接过笔,在书的扉页写上“我实践了徐教授提出的与癌共存”。她说:“我觉得,吸氢就是你们说的‘改造’。”

  钟女士(左)兴奋地向我们介绍她的神奇经历(右后为王博士,中间那仪器是氢氧雾化机)

  钟女士在徐克成的《与癌共存》上写道“我实践了徐教授提出的‘与癌共存’“

 

  患者是最好的老师。钟女士的实践,说明了氢气对于癌症至少有以下两个作用:第一,“改造”癌细胞,让癌细胞变得较为“顺从”,增强放化疗的效果。这在实验中已得到证明。刘会平副院长建议钟女士“先吸吸氢”,也许出于这个考虑;第二,减少放化疗的副作用。钟女士说她接受放化疗期间还能去爬山,可能是氢帮助了她。

 

  2018年4月5日清明节完稿于广州海珠

 

  徐克成教授助理联系电话:020-38476021

  广州复大肿瘤医院公众号:


 

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!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